Browsed by
月份:2018年4月

致——大学时代的你

致——大学时代的你

致——大学时代的你
又是开学季,你走到学校的大家庭;又是开学时,你走到学校的大门口;行李在你的手上时,父母的重托;行李在你的身上时,姐妹的言语;让你知道了责任;让你知道了负担;让你知道了坚韧;我在远处,等你、、、

没有的自由

没有的自由

没有的自由
        想给你好的,却连最差的,陪你看一场电影都做不到。能给的只是什么都给不了,心有时候会觉得,真的很累。        我不知道怎么说起这份感情,像是失恋般的心疼,阳光刚刚升起,躺在和煦的光线里,脑袋却空荡荡的,却好想哭又怎么也哭不出来,没有任何话语的发着呆,思念着你。

苏幕遮_1

苏幕遮_1

苏幕遮
    芭蕉雨,纷飞泪,渡头青柳,碧波送行舟。折柳留人留不住,孤帆远去,江水自东流。    今一别,几时见?各自纷飞,徒有相留念。梦里曾回千百遍,醒来无言,向醉里寻欢。

敢问花开几许

敢问花开几许

敢问花开几许
敢问花开几许文/陈建伟 庭院里一朵牡丹富贵艳丽地开着 一只蜜蜂贪婪地吸吮着花粉的营养 一只蝴蝶围着牡丹翩翩起舞 一轮太阳瞪大火辣辣的眼睛观望墙角处一朵不知名小花迎风摇曳 蝴蝶不屑一顾地一飞而过蜜蜂却不忘品尝野花的芬芳 一弯月亮也在眷顾着野花的生长那只娇艳的蝴蝶 谦恭地忽闪着翅膀 弱弱地问牡丹:花开几许 牡丹高傲地回答:我有花期也有更多的休假时间我的花期很短暂 我用大量的时间去保养休闲忙碌的蜜蜂扇动着翅膀 虔诚地问野花:花开几许 野花说:我从来没有花期的概念 只要有阳光雨露 我就会任性地开放直到永远陈建伟, 现代诗歌, 敢问花开几许

芦花纷飞 少年未归

芦花纷飞 少年未归

芦花纷飞 少年未归
夕烟漫过海面接受落日的沉沦晚霞落不尽是谁挽留的歌声海水淌进脚底我思绪冰冷无名是你留下的深情还是没有温度的笑声我那来不及搁下的风尘有年轮轧过那过去你美得那么认真海鸟经过流年仍唱着当年青春渔人收起了网小舟悉数归程你抿起嘴望着对岸撩人的烟火我转身 芦花纷飞里是你的眼神散尽余温我那来不及许下的承诺有冷锋经过爱与恨在回忆里冻结成冰蔓草荒芜染黄了暮光夜迟来几分流放在光年外的小橘灯冷了你的纯真我的伤痕谁的等待潮起潮落演绎着轮回我那芦花纷飞错乱的心情如掌心里贝壳被风化的水纹那么疼,那么疼在疼痛中纷飞到了永恒是你的点点温存

望(原创)

望(原创)

望(原创)
若明了,相遇不巧,相守缘未到,燕飞劳,独占鹊桥,愁心怎堪少,谁道,情无限爱在天涯角,相望,寄心语,满园春花草!织女牛郎星,心心相系,都安好!

雪(五)

雪(五)

雪(五)
无情何必偏入世?有意方能落纷纷。纵使悄然融化去,也留滋润满新春。20160803_930d1aae-3b33-45b0-b07b-4c4cb215e626.gif(435.74 KB, 下载次数: 1)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2016-10-28 10:24 上传

与父书

与父书

与父书
本帖最后由 隶国叟 于 2015-5-7 06:49 编辑 爸爸你已好久不来我的梦里了 隔世的荒芜 长成妈妈头上日渐增多的白发 我们不谈及你了 怕那片荒芜燎成火海 燃烧了寒冬的枯叶爸爸 我已好久不去看你了清明一次除夕一次剩下的日子里 就让东大堤上的荆棘 长成茂密的绿障 墓地是你选的 你生前那么爱土地上长出来的种种 可是他们说那条堤要开河了以后我们要把你移至公墓 爸爸 我会时常带给你绿色的 你喜欢的爸爸 我开始像你一样 爱上了南瓜和红薯 小时候我并不太喜欢这些 现在却那么喜欢吃 是我的日子不够真实吗 吃南瓜和红薯的时候 心里有着说不清的踏实爸爸 我过得不好也不坏 就是那么俗气 还是那么淘气 估计这辈子 就在我死去的时候 能高雅的躺下了 这点你不会谴责我的 女儿的本性爸爸最懂了爸爸 今天我好像有点累了我有时付出了努力 他们并没有在意 他们更在意我的脸色 我轻松的表情出卖了我 爸爸 我搞不清这到底是人的涵养呢 还是人的涵养呢 我不惹你为我思考这个问题了 只要说出来告诉了你 我就又可以一如既往的活着了 你就安心的抽你的烟吧(写于2014)

秉性

秉性

秉性
                         秉性                  周身不杂一黄牛,                  三十余生奔地畴。                  署去寒来肤变黑,                  耕牛本性终依旧。


扫描二维码下载APP